一次面试经历

下面的文字是几年前写的,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;-)

“刺客木火君?”长老问道。

“正是。”木火君答道。

长老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道:“如此说来你之前杀过人?”

“在下之前的首要职务就是杀人。”

“你习剑几年?有何绝招?”

“习剑两年而初窥门径,又三年而小有所成,至今凡五载有余。其中解骨、削毫、断筋三式最为专精。”

听到此处,长老低头看了看身前案台上的锦帛,又抬起头,微微笑了笑,问道:“你可知本庄所营何事?”

“贵庄乃南山唯一之肉庄,主营之事乃是牲畜屠宰。”

“本庄今日招聘何职?”

“屠夫。”

“不错,”长老道,“你之前也是舞刀弄剑之人,与屠夫一职倒也算是专业对口。”

木火君微微笑了笑。

“你有否宰过牛?”长老继续问道。

“上月一故人举宴,席中仅在下持刀,于是替故人宰过一头牛。”

“你宰一头牛需费时多久?”

木火君未料到长老会问这个问题,不禁一愣,随即道: “那得看是何种牛,欲做何菜,以及用何种刀法屠宰。”

“比如上月你宰之牛,费时几何?”

木火君略一思索,道:“三柱香的时间。”

“三柱香…,”长老沉吟道,“是否太长?为何要如此之久?”

“慢工细活,若是运刀太急,只怕有损筋骨,肉质亦恐堕入下乘。”

长老站起身,对木火君道:“你随我来。”两人一起走到房间另一端,此处有一巨桶,内盛一刚宰的黄牛。

“比如此牛,”长老道,“若你执刀屠宰,需多长时间?”

木火君飞速扫视了巨桶内黄牛的身体,笑道:“长老需要在下花费多长时间?”

长老一愣,道:“本庄现在的屠夫只需一柱香的时间即可完成。”

木火君笑道:“一柱香有一柱香的宰法,三柱香有三柱香的宰法。”

“此话怎讲?”长老道。

木火君指了指巨桶内的黄牛,道:“长老请看,此牛虽已被屠宰分解,然而刀口粗糙,创面参差不一,只怕执刀者的刀法不够纯正,内力亦稍嫌不足。再看此处此处此处,骨骼碎裂共计十三处,骨髓外溢;毛皮上有十余道刀口,此皮恐已难做它用;另外筋骨藕断丝连,骨肉亦未完全分离。此等牛肉,做寻常小菜尚可,但要做九牛二虎煲等名菜恐就难以胜任。若执刀者熟悉在下所习之解骨、削毫、断筋三式,自可如昔之庖丁,不仅可保全骨架毛皮得到完整牛肉,并且出刀迅捷,合乎韵律章法。”

“不错,如此听来木火君刀法比较扎实。”长老道,“若来本庄,不知期望待遇几何?”

“每月二十文。”木火君道。

长老稍作思考,道:“本庄最高给十五文,不过你每宰一头牛,可拾些碎骨碎肉回去补贴家用。”

木火君微笑沉默。

长老又问:“不知木火君对收拾屠场牛毛牛粪牛血等事有无经验?由于人员有限,本庄所有屠夫需自行负责自己屠台及周边所有事务。”

“此前几年主要从事行刺之事,偶尔亦会毁尸灭迹,算是有一点现场清理经验,然在下术业专攻,主要研究刀剑之术,对清洁工作未曾深入练习,恐只能做到普通水准。”

“明白。” 长老道,他又低下头,翻看了一下案台上的锦帛,接着道,“今日之谈暂且到此,如有机会,我们下回继续。”

3 Replies to “一次面试经历”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