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管

以前修水管的一次经历。

老杰微缩着脖子站在马路边左顾右盼,寒风吹来,脚上凉飕飕的,他才发现虽然是中午,但还是不该穿着拖鞋走出来。手机响起,老杰对着手机喊了几句,挂断,继续等,同时暗自嘀咕:“该死的水管工,又找错地方了!”不过也不能全怪水管工,谁让自己不知道自己住处的街道名、门牌号呢?人家水管工毫无怨言地找过来已经很辛苦了。

老杰对水管了解不多,虽然小时候玩过喜欢在水管中穿来穿去的超级玛利游戏,虽然曾从老爸的冷作工手册上知道一种叫弯管机的机器,老杰对水管的最深奥的了解或许就是连通器原理。在老杰眼里,水管就是用于水流通的管子,冬天太冷时可能需要在外面缠上草绳以免水在管子中冻结,在某些场合,水管特别是钢制的水管还可以拆下来作为武器。

水管与老杰一直相安无事,水在水管中流淌,老杰使用着水管中流出的水,再把用过的水倒到另外的水管里,直到某天出水的水管某处被堵塞,水再也流不出去,老杰只能用盆子接水然后再倒到马桶里。某个休息日,老杰仔细检查了水管的构造,思考了水管堵塞的所有可能,最后得出两种解决方案。老杰判断堵塞部位在U型管附近,计划把U型管底部的开口拧开疏通,但原有的扳手太小了,于是老杰马上去买了个更大的来,却又发现U型管底部已经牢牢锈住,完全拧不开。于是,老杰实施方案二,直接用弹簧管捣鼓,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唯一的战绩是双手沾满了腥臭的淤水。老杰觉得,该实施备用方案,找一个专业的水管工了。

专业的水管工终于找到老杰说的地方,与老杰成功会师。水管工来到老杰住处,上上下下看了一番,还把头探到窗外看了一下,最后提出一个方案,老杰说行就这么做,水管工部署好工具,只用了10分钟,水管再次畅通…

这下老杰满意了,世界上果然一物降一物,可怕的水管堵塞其实并不是可怕的问题。 🙂